公子牧洋

此号作废
偶尔诈尸
所有作品禁止转载

   小时候看《大明宫词》,除却薛绍白月光一般的面具下的初见,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一集的最后十几分钟了。

   李家三郎看着夜色里行走在落叶中的盛唐最尊贵的公主,跪在地灯旁对她诉说着自己从小就藏在心中的背德的情感:“姑母,我爱您。”

   太平在他心里是何等的高贵,以至于表达心中的爱情时的用字也是“您”。

  “野花迎风飘摆,好像是在,倾诉衷肠,绿草凄凄抖动,无尽缠绵依恋……”

   在年老的太平的声音中,一个长镜头一点点扫过被她放在桌案上的物件:昆...

2018-08-16

真香!

萌瀚冰的全部心理历程 ↓

Pat:那个SCI你看么?

我:不看我是耳雅黑我不承认这样的鼠猫。

过了好久,Pat:我知道鼠猫这个cp是你初心对你不一样可是小白那个演员真的狙击我的心,你看他胸肌(甩给我一张老高半裸图)。而且他性格好可爱,多动症一样(甩给我好多张老高打戏gif)。

我(被老高击中少女心):………拜拜我去追剧了。

当原创看了五集和Pat吐槽:这剧破案除了靠玄学还有逻辑么?我不行了太尴尬了我坚持不下去了,小白他俩哪集洗澡啊?

她:十几集吧。

我就辛苦撑到他俩洗澡来回看了十几遍就弃剧了。

然后就嗑一嗑老高身材对季大爷一般般,我不怎么吃这种冰山(?)人设……然后某...

2018-08-10

高瀚宇&季肖冰专访视频连接: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8874643

av28874643

可爱啊!!这两个人好可爱!!!

全程撒糖

不过中间大爷坦诚说:“营业啊,现在就在营业。”让我嗑RPS的脑子瞬间冷静了一下。

2018-08-10

【瀚冰】一些采访片段(2)

微信里对对方的备注是什么?

季:高瀚宇。

高:季大爷。


说出对方一个缺点

高:太古板。

季(思考):我好像想不出你有什么缺点。

高:比心。

季:我还真没太想,其实他真都挺好。


一句想对对方说的话

季(思考)

高:大爷你要勇敢做自己,释放自己,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。

季:我没有压抑自己,我天生就是这样……天生就是……

主持人:很稳?

季:……嗯,就我希望自己成为(现在)这样。

……老高真的内心狂吐槽老季是老年人吧


对方喜欢吃什么?

高:枸杞

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对季大爷的吐槽


一点点花絮

高:烂透了,没有技术含量。你让他模仿洗完澡照镜子?你应该直...

2018-08-10

【瀚冰】一些采访片段

私下怎么称呼对方?

高:我都叫他大爷。

季:还叫啥?

高:叫猫。

季:哎我私底下我管你叫啥?

高(生气):“哎”你都叫我“哎”!!!

高(对着主持人继续愤愤不平):是,拍戏的时候他好像真的是叫我“哎”。

季(试图解释):……就是两个人感情升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就不知道叫什么了。

高:(突然开心的捂脸)

??老高你突然高兴啥???????


吻戏、拥抱都不怕的吗?

高:害怕什么啊!!

季:不害怕!没什么好害怕的!!

高:直接上啊!

季:对直接就是刚。

高:……对,他就耳朵红了而已。

老高你观察的这么仔细嘛???


中间斗嘴的小片段

高:你那个时候靠什么进的...

2018-08-09

唱完之后我们鼓掌,他们还很甜的用中文说了句谢谢。

2018-08-04

《奇异志》后话

稍微谈一下《奇异志》

《奇异志》当时定的其实是上下三卷,第一卷写完之后就没什么动力继续些写下去,在《枕边一觉梨花梦》之后就直接完结了,这一系列反正也不会继续写了,大致说一下之后的剧情吧。

第二卷也是三个故事。

第一个故事《痴儿》

郝眉身为蓟州知县治理有功,恰逢邻县知县母亲去世,知县要回乡丁忧居丧,于是朝廷让郝眉在找到合适的人选前身兼二职。蓟州除了郝眉还有KO,乱不起来,于是他把蓟州知县一职暂时交给师爷,赴往临县。到了临县,在县衙后巷遇到一个半傻不傻的孩子,除了讨饭还经常唱着一首没头没尾的歌。

郝眉怜惜孩子,给他饭菜给他住所,等新上任的知县来时一并带回了蓟州,回程途中KO来接,两人路上...

2018-08-02
1 / 43

© 公子牧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