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子牧洋

此号作废
偶尔诈尸
所有作品禁止转载

   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居然被湾湾送到日本去展出,不知道骂什么脏话才能表达我的心情。

   祭侄文稿是我写《鼎香楼》末篇《更芊芊》的灵感来源,当时写这篇的时候查资料,几度哭的写不下去。

   作为这段历史的证明之一的这幅字,不应该被后人如此对待。

2019-01-13

   【艿芋AU】向海的国

   前文:向海的国

  (无妄 · 七) 

   于半珊不去看明显还在生气的王子的眼睛,合着眼解释起来:“塞壬被驱逐出众神所在的彼岸后,为了重塑翅膀,她常会化为人鱼用歌声诱惑远航的水手来获取他们的血液。这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‘礁石上歌唱的人鱼会迷惑远航的水手,让他们永远无法返航。’这个传说的由来。”

   肖奈用手拨了拨枕着自己大腿的人鱼的头发:“……从咱们两个的相遇来看,这...

2019-01-03

【艿芋AU】向海的国

   前文:向海的国

  (无妄 · 六)

   肖奈看着那条紫鲨,脖子一侧隐隐作痛,他伸手摸向痛处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创口。

   于半珊当然看到了王子的动作,他解释起那把肖奈从睡梦中叫起的痛感来源:“我取了一点你的血液,对,就从你刚刚摸到的血管处,会有点痛,我已经施过疗伤魔咒了,你放心,痛感不会持续太久。”

   “刚刚你手心中的红雾是我的血雾?”肖奈推测到,他看着于半珊小臂内侧小指宽的口子问他,“蓝色的是你的?...

2018-12-09

我的妈呀我们半珊儿怎么这么可爱!!刚开始一直在不停cue大成笑死我

“鲍……鲍师傅??”

“一年不换床单太脏了这大哥。”

“我是长了一张笑脸,其实,我并没有笑。”

2018-12-07

【艿芋AU】向海的国

   前文:向海的国

  (无妄 · 五)


   第二日出力的人醒的也晚,或者说,如果不是那微妙的痛感,肖奈睡着的时间会更长。

   “哎呀,我就说你会把他弄醒的。”

   这是一个年轻的女性的声音——很显然的,这声音并不属于本应只有两人的寝宫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肖奈的身体比神志反应更加迅速,手向放着短剑的枕下摸去,就在剑要出鞘的一瞬间于半珊按住了他的手:“没事,...

2018-11-29

   小时候看《大明宫词》,除却薛绍白月光一般的面具下的初见,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一集的最后十几分钟了。

   李家三郎看着夜色里行走在落叶中的盛唐最尊贵的公主,跪在地灯旁对她诉说着自己从小就藏在心中的背德的情感:“姑母,我爱您。”

   太平在他心里是何等的高贵,以至于表达心中的爱情时的用字也是“您”。

  “野花迎风飘摆,好像是在,倾诉衷肠,绿草凄凄抖动,无尽缠绵依恋……”

   在年老的太平的声音中,一个长镜头一点点扫过被她放在桌案上的物件:昆...

2018-08-16
1 / 42

© 公子牧洋 | Powered by LOFTER